杭州西泠印社95岁社长引争议

  近日,95岁的国学大师饶宗颐在香港出任杭州西泠印社第七任社长。自2005年西泠印社第六任社长启功逝世之后,社长一职空缺至今,饶宗颐先生本次出任西泠印社第七任社长,被媒体形容为“众望所归。”但是此事件也引起一些网友的广泛讨论,很多人认为大师绝代。

PreTitlePh

【热议】校董脸的雅典娜,女神还是拜金者?

  近日,两座矗立于西北大学现代学院的雕塑引起了大家的热议。这两座雕塑分别是“雅典娜”和“女娲”,面部却换成两张校董的脸。雕塑创意人西北大学现代学院院长刘家全撰文称:“雅典娜面像采自我院创始董事郭女士,以示女士对学院征地建校重大贡献之永久纪念。”您对此怎么看?

PreTitlePh

2011秋拍,遭遇寒流还是理性调整?

  2011年艺术品秋季拍卖会行程已接近尾声,相比今年春拍,秋拍的买家显得审慎而冷静,很多拍场内都出现了“流拍”、“观望”等现象,以致不少人惊呼今年秋拍有点“冷”。从数据上看,各公司的拍卖总额与最高记录均未超过春拍,这离人们对今年秋拍的期望有一定差距。对此,您怎么看?

PreTitlePh

基础教育,已经过时,还是必由之路?

  从2010年的“素描60年大展”,到今年的“十年:基础部研究展”,中央美术学院举办的一系列关于基础教育的展览在界内引起关注和强烈反响。基础教育一直在我们的艺术教育中有重要位置。而在西方艺术教育中,与其现代艺术思潮相适应,早已抛弃基础训练,直接进入创意培养阶段。对此您怎么看?

PreTitlePh

今天我们需要怎样的展览?

  如今是一个展览风靡的时代,各大美术馆、画廊不断推出新的展览,一些重要美术馆的展览有时仅仅持续一个星期,这在国外也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如此多的艺术展览不断推出,值得我们深思,这是对应了艺术展览宣传艺术、普及教育的目标,还是令人眼花缭乱,更加不知何为好的艺术?

PreTitlePh

上海美术馆的搬迁仅仅是城市规划的问题?

  近几个月,关于上海美术馆搬迁到浦东变成“中华艺术宫”的消息一直沸沸扬扬,尽管馆长李磊已经辟谣,但是具内部相关人员所知,搬迁已经是在计划之中。对此,不论上海市民,还是艺术界的相关人士,无不为之叹息,对此我们应该持什么观点呢?

PreTitlePh

乔布斯,为我们留下精神遗产

  2011年10月5日,美国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在去世,终年仅56岁。乔布斯的才华、激情和精力是无尽创新的来源,丰富和改善了我们的生活。乔布斯的一生中,不仅以他的苹果产品一次次带给我们惊喜,他的格言“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更永远的留在了人们的脑海中。

PreTitlePh

徐悲鸿油画拍品受到质疑,谁能给拍品保真?

  2010年6月,北京九歌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春拍中,以728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功拍出了名为《人体蒋碧薇女士》的“徐悲鸿油画”。如今这一拍品受到中央美院学生质疑,此事件一出,立即激起了拍卖界的声浪,尤其陈丹青与马未都的观点更加道出了拍卖行业的种种弊病。

PreTitlePh

自制“玉衣”价值24亿,专家为“砖家”?

    不久前,据《法制日报》报道:北京华尔森集团总裁谢根荣自己制作了一件金缕玉衣,请当时五大权威专家鉴定价值24亿,并由此向银行先后贷款达10亿元,使银行亏损5.4亿元。这件事情引来巨大轰动,有人炮轰专家为砖家,指责专家受贿虚假鉴定,您对这件事怎么看,认为责任应该在谁?

PreTitlePh

策展人与艺术家,何时变成唇齿相依的关系了?

  近些年,随着当代艺术的发展,策展人与艺术家的关系越来越微妙,各城市大小展览不断,策展人与艺术家活跃的推出一个又一个新奇的、或者平淡的展览。通常群展随处可见,主题概念模糊。如今,策展人的专业程度已没有人再愿意去探讨,但是,其与艺术家的微妙关系却更值得我们深思。

PreTitlePh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