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地古村的守护者——程美信专访

程美信来到福建屏南地区的厦地村,开始了古村落的的保护和修复工作。几年下来,不仅是民居的修缮和村庄环境的改变,程美信和他的团队还办起了图书馆、村民画室、电影公益培训等多种文化项目,丰富了当地居民的文化生活。

“新美术馆学”的运营之道

日前,一场有关“美术馆发展”的论坛在烟台美术博物馆举办,在原有的基础上,美术馆的展览策展、公共教育与美术馆制度等一系列主题从新的层面和角度展开,更重要的是论坛中各位美术馆馆长和专家的演讲和讨论,让笔者感受到新美术馆学的实践已经或隐或现地进行了,中国的快速发展让美术馆馆长进行这样的思维转型是必要的,并以接地的勇气让它在本土别开生面。

朱良志:倪瓒绘画的“绝对空间”

本文探讨元代艺术家倪瓒(字云林,1306-1374)的绘画空间问题,认为他创造了一种“绝对空间”,此空间具有非对境、截断联系、消解动力、非时间和非计量等特点,这一空间模式创造的影响明清以来溢出绘画领域,成为中国艺术哲学中以小见大、当下圆满思想的代表性语言。

2017年美国十大公共艺术区指南

在2017年,雄心勃勃的公共艺术项目在美国各地亮相,从迈阿密的一个艺术丛林健身房,到在北加州的一艘海盗船,人们可以免费观看。这篇文章是一份关于美国最好的公共艺术指南。

“审美”的历程与“审美”的重建刘旭光

梳理过去二百年关于“审美”是什么的理论史,可以说明“审美”不是一种原始的或自然的能力,它是一种源自理性的“要求”,一种对“观看世界”的方式的要求。这种要求具有形而上学的性质,而二十世纪的“审美”在现实中走向沉沦,在理论上陷入绝境,就是因为放弃了审美的形而上学维度,审美完全被浅表化了,它和感官的诸种应激性反应杂糅在一起,审美的反思性没有被强调,但非理性的感受性、知觉、体验、诸种非理性能力在审美中的作用被强化了。人类建构“审美”的初衷——“反思判断”,“自由愉悦”与“自我完善”被遗忘了。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审美?那么本文的回答是:通过“自由理性”与“自由的感性”而获得的“自由愉悦”。

保存、研究与传达,谈谈当代博物馆精神

对于博物馆、美术馆的公众性的坚持,可能也恰恰在于是这样的公共空间,能够包容多元的审美和心境,在同一座建筑中浏览同样的物什,用各自的方式怀想不同的感触。

漫道寻真——20世纪30、40年代西南、西北写生的局部研究与展览

“造化天工——吴作人写生作品展”展出了吴作人写生时所使用的遮阳伞、画箱、画架等工具推出的“庞薰琹、吴作人、孙宗慰、关山月20世纪30、40年代的写生及其创作”的展览,则是对四位艺术家及其作品进行专题性、断代式的比较,应该说是一次对具体艺术家个案进行交叉、比较与延伸的研究性展览项目。庞薰琹、吴作人、孙宗慰、关山月这四位与西部结缘的艺术家应该说是20世纪中国艺坛在不同角度颇具代表性的艺术家。40年代前后,他们先后到达西部,值得注意的是这四位艺术家赴西南、西北的写生与创作成为他们高峰期到来的起点。

徐悲鸿油画《愚公移山》的来龙去脉

1939年12月,徐悲鸿应印度诗人泰戈尔之邀访问印度。1942年1月,徐悲鸿登上新加坡沦陷前最后一班开往印度的轮船,离开了新加坡。为了创作的便利,画中的人物模特多由印度人充当,印度国际大学的学生甚至争做徐悲鸿的模特。

当代博物馆精神

现在有很多误区,以这两年的特展为例,都是卖“多媒体”“沉浸式”概念,虽然在话题制造和票房上有可观的收获,但是对教育来说,特别是博物馆的教育,还是应该脚踏实地。

盛葳:卢沉的西方观和现代观

在卢沉的艺术和艺术思想中,最引人思考的是中国画的现代化以及对西方艺术的看法。与卢沉这个美术史案例相比,其他很多艺术家同样也有通过引进西方艺术来改造中国画,以使中国画走向现代的目的。

食物作为艺术的定位:当代西方美学界对味觉、嗅觉问题的论争

西方传统哲学反对味觉、嗅觉的审美性以及食物的艺术性,其理由是,味觉、嗅觉不同于视听感觉,食物是否具有艺术的形式性、时间性、审美性、非功利性等特质存在疑问。库恩认为,如果食物要被视为艺术,它就需要一个语境,其中,审美的有意义的经验能够来自日常生活。四、食物艺术:一种次要的艺术形式西方传统哲学反对味觉和嗅觉的审美性的理由,是将味觉和嗅觉看作是基本的、身体性的、非人的、动物性的、粗鲁的低级愉悦。

奇观与震惊:装置艺术中的竞争逻辑

“奇观”理论的提出与20世纪60年代西方消费时代的到来有着直接的关系。消费时代不仅意味着物的空前积聚,而且意味着一种前所未见的消费文化的形成。

施林·奈沙特:艺术是我们的武器

伊朗女艺术家施林·奈沙特(Shirin Neshat,1957-)是一位流亡者,她居住在纽约,但其所有作品几乎都与苦难深重的祖国有关。

第二次的原色:新前卫的范式重复

比格尔对新前卫的讨论没有考虑到六十年代末和七十年代初的那些艺术实践(他的著作于1974年在德国首次出版),而这些艺术实践激进地批判了“前卫艺术的体制化”,比如,艺术家马塞尔·布达埃尔、丹尼尔·布伦、汉斯·哈克等艺术家的作品。而且,我还想探讨的是:是否正好是这种重复的过程,构成了新前卫艺术生产的特定的历史“意义”和“本真性”。[6]我们不能完全否认,激发罗德琴科的声明的,仍然是一种反资产阶级的、未来主义式震惊价值的残余,但即便如此,罗德琴科这一现代主义批判策略,很明显是对艺术生产的“祛魅”,在这个例子中,就是通过废除将意义赋予色彩的传统模式来达到的,让色彩回归纯然的物质性。

刘斯奋:且说文人画

大英博物馆:中国文物的来龙去脉

通过从Oxustreasure购入著名的中亚古代金饰艺术珍品,购买英国收藏家AlexanderCunningham藏品(Cunningham曾在印度担任工程师,后成为印度考古与艺术专家),从印度古董商人手中购买,福兰克斯建立起包括中国、日本在内的丰富瓷器收藏。奥斯卡拉斐尔(OscarCharlesRaphael1874-1941)对中国古代文化的热爱和收藏从少年开始,“卡尔贝克辛迪加”股东,一度担任东方陶瓷学会主席,成为中国艺术的重要收藏家和鉴赏家,此外他还收藏古波斯艺术品和日本艺术品。乔治尤摩弗帕勒斯(GeorgeEumorfopoulos1863-1939),银行家和企业家,早年收藏欧洲艺术,后集中收藏中国早期文物,“卡尔贝克辛迪加”股东。

一个艺博会的展位该如何做才能脱颖而出?

画廊参与艺术博览会的压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那么,重要的是要让出席艺博会的访客知道画廊的存在,这样才能确保他们的投资得到充分利用。毕竟如果别人不知道你的存在,你即使努力去展示效果也不意味着什么。

扎哈·哈迪德:“建筑界女魔头”

2004年3月,被誉为建筑界诺贝尔奖的普利茨克建筑奖创立25年以来,第一次颁给一位女性建筑师,她就是有“建筑界女魔头”之称的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1950~2016)。扎哈是当代世界建筑界几乎独一无二的如此成功、如此强势又充满争议的女建筑师。

近现代绘画里的金石趣味

中国绘画和书法的思潮转变绕不开金石,绕不开金石的审美趣味,其雄强、刚健、粗犷、质朴、苍浑的美学特点,引入到绘画艺术之后,呈现了沧桑的历史感,与“慎终追远”的中国文化相契合。金石趣味是中国艺术的独到之美,近现代中国画家们以金石趣味入画,做出了积极的有意义的艺术探索,而古拙之美、古意之美、古雅之美就是这些金石趣味绘画的集中审美体现,它们代表了晚近以来中国画独到的高超艺术成就。

当代语境下的玻璃艺术

回溯西方现代艺术史,我们可以发现,现代艺术中新媒介的运用一直以来都存在两种倾向:一种是淡化技术媒介(手段)的运用,注重艺术观念的生成与表达来证明自我前卫性,如杜尚、博依斯的艺术创作。艺术的历史从特定的角度看也可理解为物质材料史,就其存在的方式而言是具体的,就其承载及延伸的观念精神,则表现为抽象的。当然,上述两种倾向并非完全对立的观点、抑或绝对的独立现象,而是包容于当代艺术新媒介运用的具体历史之中,只是各有侧重而已。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对“洋奖”趋之若鹜的背后?
近日有学者指出,被国人趋之若鹜的众多国际艺术、设计奖实是商业机构的盈利行为,引起舆论哗然。有人认为,近些年中国艺术、设计的进步是事实,已不需要 “洋奖”承认;也有声音指出,中国的文艺创作需要与国际接轨,“洋奖”背后是本土力量国际化的体现,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