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高窟早期壁画的空间表现——兼论早期重点洞窟的年代关系

〔11〕樊锦诗、马世长、关友惠《敦煌莫高窟北朝洞窟的分期》,敦煌文物研究所《中国石窟·敦煌莫高窟》第1卷,文物出版社、平凡社1982年版,第185—197页。〔23〕贾应逸《吐峪沟第44窟与莫高窟北凉洞窟比较研究》,《1987年敦煌石窟研究国际讨论会文集·石窟考古编》,辽宁美术出版社1990年版,第184—197页。

“剧场性”的绵延:迈克尔·弗雷德极少主义艺术批评的知觉现象学介入

极少主义艺术之所以拥有如此强大的针对现代主义的破坏力,正是因为它对现代主义畏之如虎的物性的直接突显。卡维尔有关现代主义的诸多论见与弗雷德极为一致,尤其表现在对待20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现的所谓前卫主义的态度上。

黄宾虹:论中国艺术之将来,写在1934年

欧风墨雨,西化东渐,习佉卢蟹行之书者,几谓中国文字可以尽废。昔米元章论画,尝引杜上部诗谓薛少保稷云:惜哉功名忤,但见书画传。自古南宗,祖述王维,画用水墨,一变丹青之旧,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六法之中,此为最上。

王华祥:艺术是啥东西?

他们自觉地站在给他们带去灾难的社会体制的对立面,嘲笑和诅咒给他们带来骄傲和光荣的文化和信仰。他们被过分拔高了,他们本应该是令人同情的历史弃儿,却被包装成了政治正确的不容怀疑的艺术之神。

喻红对话向京:人始终是创作的核心命题

喻:比如电影《芳华》虽然是讲述的是个体的故事,但却是大命运下的个体生存状态,而不是个体是如何应对和体验大命运,角度是非常不一样的。向:在媒介里会促成很多思考,但随着未来科技不断侵入人们的生活与思维,这种饱含个人才情的手工绘画会越来越稀缺。

阳光,海洋和凶蛮纠结在困顿的天堂——多伊格新作评论

在我们今天这个风云变幻的年代里,艺术家彼得·多伊格带来了他最新的一批庄严而高贵的作品,他用惊人的色彩创作了非凡的海滩景观,画面弥漫着由谋杀和肮脏的狮子所表现出的疑惧不安的氛围。

《八花图》与《水八仙》

造成八种花言人人殊的另一原因,是那些蔷薇科的春花,杏花、梨花、桃花、海棠,还有梅花、李花、樱花等,形态相近,容易混淆。水芹本是著名蔬菜,食用历史悠久,《吕氏春秋》 称为“菜之美者”,以其特异香气,常入诗文、广受赞颂。

惠崇的疗愈系小鸭——宋代汀渚水鸟画的发展与美学特质

现藏美国波士顿美术馆的《宋徽宗摹张萱捣练图》,乃徽宗命宫廷画家以内府收藏的一幅唐代张萱《捣练图》进行摹古与创新的杰作。林柏亭《小景与宋汀渚水鸟画之关系》,《宋代书画册页名品特展》,台北:故宫博物院,1995,页62-72 

高名潞:当代艺术史从何时开始?

在西方战后艺术史书写中,一些艺术史家试图为“战后”,或者“冷战艺术”寻找思想理论的根据。[5]因此,很多西方艺术史家认为,格林伯格的前卫和现代绘画也正是在这个“冷战美学”上建立起来的战后国际性艺术标准。

林明杰:知美而后求新

在艺术欣赏上,专业人士与普通人的鸿沟往往是这样的:专业人士认为是无上妙品的,普通人常常觉得莫名其妙甚至是岂有此理。让我们的国民在审美经验上也富足起来,说到底,这是一件提升民族素质,尤其是创造力的大事。

当代艺术的重重迷雾与假想敌

如果把艺术圈比如做一个花园的话,如今在这个花园中生长的是狗牙根草①、马塘、牛筋草,或者苍耳②。1932年第一届广场艺术博览会现场(The first Plaza Art Fair),图片位置是在堪萨斯城两条街道交汇的西南角的一个空地上。

疆域的叙述 ——关于展览“疆域:地缘的拓扑”

面对端倪显现的后全球化地缘状态,如何有效地从当代艺术的角度加以叙述是“疆域”展览所要考察的核心问题之一。实际上,所有地缘问题最基本的叙述方式都以地图为蓝本,而地图本身就一种叙事的载体。

何以为“新”——新媒体艺术的形式、意识及当代思考

新媒体艺术已然成为中国当代艺术领域不可忽视的一门显学。就目前的状况而言,作为学科的新媒体艺术早已在各个艺术院校的教学体系中占据了一席之地,作为研究对象的新媒体艺术展览更是成为了各个美术馆宣称前卫的态度标尺。实际上,中国当代艺术对于新媒体艺术的媒介属性定位是比较宽泛的...

“寻脉造山”策展人从容:东方体系之下构建时代价值

东方文化艺术体系不应该成为西方艺术的附属与支流,而是可能引领并可以给世界艺术添砖加瓦的。“寻脉造山”的展览就是在东方价值体系之下而构成的时代价值。

用艺术见证时代和社会的变迁——中国美术学院油画双年展策展人井士剑专访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油画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大家积极地在探索东方哲学在油画表现的可能性。我在各个教学场合都提倡:打破局限性。

亚洲性与亚洲理论:酒井直树、孙歌对谈

2018年1月28日下午,题为“普遍与特殊:何为亚洲性”的讲座在北京中间美术馆举行,此次讲座邀请了两位研究亚洲问题的学者,一位是美国康奈尔大学亚洲研究学科讲席教授酒井直树,另一位是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孙歌教授。

诸葛沂:艺术社会史的界别和范式更新(下)

实际上,提起艺术社会史,阿诺德·豪泽尔自然是历史上首当其冲的代表,其权威著作《艺术社会史》至今已经以十余种语言印行出版,长盛不衰。诸葛沂:杭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西方艺术史、艺术哲学和艺术批评工作。

诸葛沂:艺术社会史的界别和范式更新(上)

艺术社会史作为一种艺术史研究路径,已成为一个包涵多条支流的巨大流派,有学者指出,它很可能是当今艺术史研究中应用最为广泛的方法。[8][10] Jane Turner, ed., The Dictionary of Art, London: Macmillan Publishers, 1996, p.915, pp.914-915.  [9]沈语冰:《艺术社会史的前世今生——兼论贡布里希对豪泽尔的批评》,《新美术》2012年第1期。

渠传福:《山海经》图像亡佚考

历代学者的研究汗牛充栋,公认了一个令人悲哀的结论:到两晋后,郭璞和陶渊明所见的《山海经》古图已经全部亡佚。启示之三,在九原岗《升天图》出现之后,重新审视南北朝《山海经》图像的流变,可能是另一番历史面貌。

中国画的表现力与欧洲近代艺术

历史上的艺术复兴必经两条道路:一是以古为鉴,吸收历史文明中的智慧,借古更新;二是以外为镜,以外来文化作为一面镜子,从中反观自身文化,发现本民族文化的优势与问题。其实,艺术以其有限的媒介无法完全匹配无限丰富的自然对象,因此,世上没有真正写实的作品,都是写意的,无非是程度的问题。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对“洋奖”趋之若鹜的背后?
近日有学者指出,被国人趋之若鹜的众多国际艺术、设计奖实是商业机构的盈利行为,引起舆论哗然。有人认为,近些年中国艺术、设计的进步是事实,已不需要 “洋奖”承认;也有声音指出,中国的文艺创作需要与国际接轨,“洋奖”背后是本土力量国际化的体现,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