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艺博会的展位该如何做才能脱颖而出?

画廊参与艺术博览会的压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那么,重要的是要让出席艺博会的访客知道画廊的存在,这样才能确保他们的投资得到充分利用。毕竟如果别人不知道你的存在,你即使努力去展示效果也不意味着什么。

扎哈·哈迪德:“建筑界女魔头”

2004年3月,被誉为建筑界诺贝尔奖的普利茨克建筑奖创立25年以来,第一次颁给一位女性建筑师,她就是有“建筑界女魔头”之称的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1950~2016)。扎哈是当代世界建筑界几乎独一无二的如此成功、如此强势又充满争议的女建筑师。

近现代绘画里的金石趣味

中国绘画和书法的思潮转变绕不开金石,绕不开金石的审美趣味,其雄强、刚健、粗犷、质朴、苍浑的美学特点,引入到绘画艺术之后,呈现了沧桑的历史感,与“慎终追远”的中国文化相契合。金石趣味是中国艺术的独到之美,近现代中国画家们以金石趣味入画,做出了积极的有意义的艺术探索,而古拙之美、古意之美、古雅之美就是这些金石趣味绘画的集中审美体现,它们代表了晚近以来中国画独到的高超艺术成就。

当代语境下的玻璃艺术

回溯西方现代艺术史,我们可以发现,现代艺术中新媒介的运用一直以来都存在两种倾向:一种是淡化技术媒介(手段)的运用,注重艺术观念的生成与表达来证明自我前卫性,如杜尚、博依斯的艺术创作。艺术的历史从特定的角度看也可理解为物质材料史,就其存在的方式而言是具体的,就其承载及延伸的观念精神,则表现为抽象的。当然,上述两种倾向并非完全对立的观点、抑或绝对的独立现象,而是包容于当代艺术新媒介运用的具体历史之中,只是各有侧重而已。

释放人性的温情:贝尔特·摩里索的绘画

在西方现代艺术史教学中,谈到印象主义对色彩和空间关系的双重变革时,也会选择从未参加过印象主义展览的爱德华·马奈的作品作为例证,因为他的创作是这种变革中的重要一环。摩里索是一位坚定的印象主义画家,她参加了八届印象主义展览中的七次,但与那些当初不受待见的印象主义者“厮混”在一起前,她已经连续几年入选官方主办的沙龙展并受到普遍好评。与同时代的其他印象主义画家一样,摩里索的创作也受到摄影技术和日本浮世绘的影响,但她在“抓拍”、撷取瞬间片段时,却并未完全停留在事物的表象,其作品自然而然流露出的人性温情,不但赢得了严苛的艺术批评家的赞誉,也受到了注重形式语言革新的印象主义同道的一致尊重。

杨大伟:回到艺术批评本身

艺术批评应该是一种诚实的表达。否则,过度纠缠批评姿态的艺术批评观不可能从根本上克服中国当代艺术批评的危机。再有一种批评者喜欢惊人之语、好用偏激态度来评介对象,有时甚至用民粹的、粗俗的言论。

你如何用手来暗示整个世界?——澳洲摄影家Bill Henson专访

澳洲摄影家比尔·亨森(Bill Henson):寂静的追寻人,“正义”的逃避者,艺术家渴望摄影的情感力量。

浅论解剖正确与美感塑造

掌握解剖规律不但可以帮助我们由表及里地观察、认识、表现对象,画出对象的本质特点,而且解剖规律掌握得越熟练,作品的形式美感相应地也会越强。因为多样(对立)统一规律是形式规律的总原则,所以本文重点谈解剖规律和多样(对立)统一规律之关系。

跨文化语境中的观看与认知——美国汉学之李公麟研究中的观念与方法(下)

在对人、世界和艺术对象的基本关系的预设中,个体与作品的相关性或不相关性是一大重要方面。班宗华如此评价李公麟在这方面的开创性:在奉承与荣耀权势之外,艺术获得了批评、拒绝、劝诫和颠覆的功能。

跨文化语境中的观看与认知——美国汉学之李公麟研究中的观念与方法(上)

审美经验与主体的其他经验的这种连续性,以及主体身份对审美的介入,在美国汉学家对中国艺术的论述中并非一个全然陌生的话题。高居翰的两点概括正包含了西方传统美学方法与中国文人审美传统之间的那种复杂的张力。

翟晶:后殖民视域下的当代艺术——霍米·巴巴对艺术批评的介入

从“之外”,从一个居间的地方来观看这个世界,颠覆固有的身份,强调意义的可变性,用日常生活的琐碎情节来介入社会叙事的宏大空间,这既是后殖民理论所能提供给当代艺术的策略,也是当代艺术所能提供给后殖民理论的鲜活文本。也许正因为如此,巴巴才会如此关注并反复讨论当代艺术。

赵力:追求价值与机制创新

各项数据指标已经证明中国艺术品市场在全球的目前地位,以及这一地位是稳定而持续的。而就2017年的具体数据而言,中国艺术品拍卖业也处于一个适度偏好的阶段,并表明中国艺术拍卖业已经从规模发展逐渐转向质量发展的新阶段。

姜俊:批评之批评——重构艺术写作

近期,多件带有争议性的话题引爆了艺术圈,不仅涉及评论家、艺术家,还涉及到艺术媒体,从社会问题、艺术问题、政治问题到言论、辩论、话语权,范围不可谓不广,争辩不可谓不“深”。

告别江心洲——张雷专访

从2010年开始,艺术家张雷在这个岛上一住七年。暗夜的岛成了他独享的世界,一棵树、一块砖、一只发呆的夜鸟、远方的车灯、荒野里的篝火、发光的小山、独行的白衣人、月光下的江堤,荒凉的葡萄园都不经意地走入了他的画面。

“古民居+”让老房子诗意地栖居

守护古民居不仅是保护住老房子,还是在保护中华文明的遗存,从抢救性购买、恢复性保护、系统性复建,“古民居+”的理念逐渐为老房子找到了“诗意的栖居”。

今年的纽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为何更具政治色彩?

备受期待的纽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以纽约为原型,以一套强有力的以抗议为主题的作品走向街头。

黄笃:中国抽象艺术的境遇

关于抽象(abstract)的概念,它实际上是一个西方翻译的概念。从词根上看,抽象最早出现在14世纪的拉丁语中。抽象(Abstract)的词源来自于中世纪拉丁语abstractus,abstractus来自拉丁语过去分词abstrahere,意为拉开、拽出,其中前缀abs,指离开,trahere是指:拉,曳。 事实上,“抽象”的本源包含了如下几个层面的含义:“与具体事实无关的,如‘抽象实体’”;“不易把握的,隐晦的,如‘抽象问题’”;“与具体物体无关的一种属性,如‘Poetry是抽象的’”;“从抽象的视角处理主题之意”;“非个人的,中立的之意”;“除了形式本体之外,基本没有主题或叙事内容”。

人类世中,艺术须另有何为?——对斯蒂格勒在国美的四个讨论班、三个工作坊的总结

“必须思想和包扎(panser)作为逆人类世的那一打开或开放”,斯蒂格勒在5月22日的国美讨论班中说。斯蒂格勒想要重新激活波依斯的社会雕塑概念,号召我们用它来塑造逆人类纪:将我们的末世绝境当作雕塑的对象。

阅读“缺席”:中国艺术史中的三个时刻(下)

1842年7月16日,一个名叫哈利·帕克斯(harry Parkes, 1828—1885)的14岁英国男孩在中国的旅途中写下这则日记:马尔科姆少校和沃思纳姆医生今天用银版照相法拍摄了这个地方。关于这最后一点,米勒的中国肖像风格具有一种更深层的目的,试图铸造一种永恒 的、超越时间的形象。

悲悯与欢愉,孤寂与安宁的交织和探索——女性艺术家徐春丽访谈

如果说《围》、《鸟人》、《鸟城》、《父亲》等系列作品关乎人性、现实和生命,那么花的系列则像是给自己的心灵放个假,让孤寂的灵魂回归片刻的安宁。总感觉在我这个生命个体中住着两个我,一个大我,一个小我,两者不断撕扯纠缠,时而分离;时而重合;时而欢愉;时而悲悯,这也是为什么有的人看不懂我的作品,甚至觉得不像出自一个人的笔下。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2018公共艺术展轮番上演 换汤不换药?
今年以来,以公共艺术为主题的展览、艺术节、论坛、作品征集活动在全国多地上演,频频进入公众视野。有人认为,公共艺术在众多艺术门类中是当前乡村、城市转型的最有力抓手;也有人质疑目前大多数公共艺术活动属新瓶装旧酒,形式内涵大同小异,对此,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