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一见的明初谢缙《云阳早行图》,感受对董巨的追溯

由元入明的画家谢缙传世作品很少,《云阳早行图》轴是不多遗迹中的一幅。该作是上海博物馆历代书画馆常设展2018年第一期的展出作品,较多地映现出他追溯董巨的笔墨特点。反映出他善于融会宋元技法探求自己风貌的努力。

诗意日常:玛丽·费登的绘画

玛丽·费登(Mary Fedden)是一位始终置身于潮流之外的画家,几十年如一日潜心营造自己的伊甸园,她那些纯净而又带有些许神秘感的视觉拼图,清新稚拙,意蕴涌动,将熟稔的、琐碎的日常变得陌生而富有诗意。

罗兰·巴特:被驯化了的摄影

社会在努力使摄影变得规矩,竭力抑制摄影的疯狂,那种疯狂时刻都有在看照片的人脸上爆发的危险。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社会有两种可用的手段。

脸的复绘与重塑:危机的征兆

在当代艺术中,脸总是事先经过了图像技术媒介的过滤。自进入脸的机械生产时代以来,脸就变成了一种可操控图像,画家亦随之告别了以精准再现为目的绘画职责,而这正是进入现代之前人们对画家抱有的期望。于是乎,不少当代画家以脸的再现和可再现性(而非脸本身)为题材,着力表现脸在媒体社会所遭遇的危机——自从脸的每一种必不可少的意义和个性特征遭遇贬值,脸就陷入了重重危机。

何桂彦:架上雕塑何以当代?

讨论雕塑的“当代性”,我们首先需要在时间上有个界定,那就是在什么样的艺术史时期与情景下对其进行讨论。在米开朗基罗、贝尔尼尼、罗丹、布朗库西、塞拉等雕塑家身处的时代,雕塑不仅具备自身的当代性,而且在内涵上也存在较大差异。

透过世界杯看艺术:文夏谈消费主义的异化

世界杯、波普与当代艺术消费主义的异化

Iwan Baan:真实记录建筑背后的故事

建筑可以看作是一个背景,我关注的是楼宇内外所发生的事情,这些是我多层次叙述故事的真正来源。对于我个人来说,摄影的风格一直没有变,只不过主题是一直在变,建筑和人都包含在其中。

论“审美理念”在康德美学中的作用——重构康德美学的一种可能

理念概念在康德美学中具有基础性的作用。理念是“对知性认识的统握能力”,这种统握在鉴赏判断中具有核心作用,为了揭示这种作用,康德创造了“审美理念”这一概念。鉴赏判断是以审美理念为目的的反思判断,只有在审美理念这一康德美学的基石之上,康德美学的崇高论、美是道德的象征,以及审美理想和艺术观等理论才是可理解的。只有在审美理念这个概念上,才可以解决鉴赏判断的二律背反。所以我们可以把康德美学的中心,从对象的主观的合目的性的形式“移置”为“审美理念”,把理性重新转入康德的鉴赏判断理论中,从而塑造出一个以“审美理念”为核心,而不是以“对象之表象的形式之合目的性”为核心的康德美学。

“审美”的历程与“审美”的重建

梳理过去二百年关于“审美”是什么的理论史,可以说明“审美”不是一种原始的或自然的能力,它是一种源自理性的“要求”,一种对“观看世界”的方式的要求。这种要求具有形而上学的性质,而二十世纪的“审美”在现实中走向沉沦,在理论上陷入绝境,就是因为放弃了审美的形而上学维度,审美完全被浅表化了,它和感官的诸种应激性反应杂糅在一起,审美的反思性没有被强调,但非理性的感受性、知觉、体验、诸种非理性能力在审美中的作用被强化了。人类建构“审美”的初衷——“反思判断”,“自由愉悦”与“自我完善”被遗忘了。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审美?那么本文的回答是:通过“自由理性”与“自由的感性”而获得的“自由愉悦”。

“情感”在造型艺术中的起源

造型艺术对个体情感的表现与个体心灵的探索源自文艺复兴,在分析了“情感”的内涵与层次的基础上,本文认为基督教的情感主义为造型艺术的情感表现奠定基础,而宗教情感的世俗化,特别是圣母崇拜直接推动了造型艺术的情感表现,从乔托到达·芬奇的艺术家在这一过程中取得了伟大成就,这也造成了艺术的宗教功能被审美功能所超越。

西方美学史概念钩沉

西方美学史上有一些美学范畴不再被使用,或者退出了审美领域,本文选择了其中的五个进行钩沉,分别是:kaloskagathos、megaloprepeia、concinnitas、istoria、Diségno。以此对那种消失了的审美精神进行怀旧,也对当下的审美状况进行反思。

回到康德之前——鲍姆嘉通的美学思想再研究

鲍姆嘉通的美学理论对于审美能力的分析,对于审美之真的认识,呈现出一种与康德美学不同的理论思路,审美在鲍姆嘉通的理论中是感性、知性、理性、想象力、欲求能力、情感及至记忆力等诸多能力的相融合的结果,它超越于感性,并能达到认识的完善状态与真理性,这种认识有助于走出康德美学所造成的美学理论的狭隘性。

作为理论家的“感性”——对感性的“智化”历程的追踪

感性”有其理论史:从低于智慧的,一种被动的应激性的感受与直观能力,到后来被智性化为具有知性甚至理性的色彩,成为真理性认识的本原与基础,成了睿智的理论家。关于“感性”的性质在学术史上发生了剧烈而深刻的变化,这个变化直接反映着人类对自身认识能力之研究的深化,也反映着人们对于审美的认识的深化。本文是对这一变化过程的追踪。

周彦华:事件性艺术的观念变革及其美学问题阈的构成

从巴黎达达的街头表演,到未来主义的剧场,从波洛克、克莱因的行动绘画到情境主义国际的“反艺术”运动,从卡普罗的“偶发艺术”到博伊斯的“社会雕塑”,从1990年代兴盛的“关系艺术”“新派公共艺术”到今天受各大国际艺术双年展欢迎的“参与式艺术”“合作式艺术”和“介入性艺术”,我们不难发现,这类以事件作为实践形态的艺术,已成为现当代艺术的一条极为重要的创作脉络。然而,日常事件被视为艺术并不是一蹴而就的。

欧洲近代“美感”的起源

一个时代的美感可以从这个时代的文化生活的各个方面提炼与反思出来,美感是生活和实践所应遵守的原则。美感调节着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与看待世界的目的,同时也调节着我们的内在自然。它的机制可能是先天的,但它的内容,也就是美感如何在一种先天机制的作用下生成出来,应当落实到具体的社会历史实践中——它指引着创作与欣赏,贯彻在人行为中,成为人性的一部分。现代人的美感和现代美学所研究的美感,源自文艺复兴时期人们美感经验的产生,而质量感、形式的华丽感,构思的创新性,以及意义的象征性,再加上形式及其与内容的和谐感,内涵上的深度与真实感,构建了文艺复兴时代美感的内涵。

潜入神龙:论表达美的世俗话语(节选)

假如你在1988年的美国艺术界提出“美”这个问题,你是无法激起一场关于修辞——或效应(efficacy)——或愉悦——或政治——甚至贝里尼——的讨论的。相反,你应该点燃的论题,是市场。

新现代水墨艺术宣言

顾平:“感觉经验”与中国艺术史研究

“艺术史学”作为一门学科已引起世人的瞩目。[1]就学科总体特征而言,它理应属于人文学科。[2]因为艺术史以图像的形式作为对人类文化的记忆,体现出其文明价值。 但是,艺术作为一种独特的形象思维方式,其图像的特征所包含的意义又有别于哲学、美学、历史及其他人文学科。

从十九世纪诞生的“文艺复兴”——一个美学概念的产生(上)

“文艺复兴”这个概念虽然有其深远的知识谱系,但无论作为一个历史分期,文化概念还是美学概念,都是19世纪的产物,19世纪按自己的需要建构出了“文艺复兴”。对“文艺复兴”这一历史分期的划分体现着十九世纪对自己的反思:十九世纪在为自己探源,在为自己书写历史,在为自己寻求根据。同时这个概念也为十九世纪的审美主义提供了最主要的理论资源。

从十九世纪诞生的“文艺复兴”——一个美学概念的产生(下)

“文艺复兴”这个概念虽然有其深远的知识谱系,但无论作为一个历史分期,文化概念还是美学概念,都是19世纪的产物,19世纪按自己的需要建构出了“文艺复兴”。对“文艺复兴”这一历史分期的划分体现着十九世纪对自己的反思:十九世纪在为自己探源,在为自己书写历史,在为自己寻求根据。同时这个概念也为十九世纪的审美主义提供了最主要的理论资源。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对“洋奖”趋之若鹜的背后?
近日有学者指出,被国人趋之若鹜的众多国际艺术、设计奖实是商业机构的盈利行为,引起舆论哗然。有人认为,近些年中国艺术、设计的进步是事实,已不需要 “洋奖”承认;也有声音指出,中国的文艺创作需要与国际接轨,“洋奖”背后是本土力量国际化的体现,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