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姆:言说与显示—图像批判的要素

自19世纪以来,艺术史作为一门复调学科(vielstimmige Disziplin)得到确立。如果它想成功运行的话,则需要许多不同的技能,比方说会涉及到作品的材料状况、时期的标注、语境的关联(文化、政治或社会的类型)、形式与风格的分析、图像志或图像学的研究途径。从方法论上看,它类似于一个大型的管弦乐队。在这里,只有众多不同的乐器协同合作,才能产生良好的声效。

仇英《右军书扇图》轴绘写羲之书扇

仇英《右军书扇图》是上海博物馆历代书画馆常设展2018年第一期的展出作品。此图绘写脍炙人口的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书扇的故事,笔墨技法为兼工带写的面貌,已脱出摹古的格局。整幅画面,各个人物神态生动,环境氛围契合情节,笔法刚柔相济,墨色浓淡虚实相参,可称是一幅有情有景有意蕴的人物故事画。推断此图应是仇英盛年艺术臻于成熟期的铭心之作。

绘画为什么没有“死亡”

在时间的流逝中,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其间所发生的一切,最终都会成为历史,成为某个时间的当下叙述者口中的过去时态。正如“绘画已经死亡”这句当年振聋发聩的艺术预言,在摄影术诞生一个半世纪后的今天看来,显然也已经成为了历史,成为那个时间节点的艺术史上的一句名言。

文人画审美趣味研究述评

新世纪以来,两个方面原因促使学界对文人画的研究取得重大进展。一是随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全面复兴,艺术史学者再次将目光聚焦于我们民族绘画艺术的核心形态—文人画;二是当代中国画艺术创作呈现多元的发展形态,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了艺术审美与品评标准的“失序”现象,于是当代画家回过头来从文人画的艺术精神中寻求智慧。

空间研究中的基础设施景观

基础设施”(infrastructure)是以分配公共资源,协调公共关系,改善公共环境为目的的物质技术设施的统称。在韦氏英语词典中,“基础设施”词条的含义是“使一个国家、一个区域或一个组织正常工作的基本设施”。其英语单词“infrastructure”由“infra”(地下的)与“structure”(结构)构成,意指地下的隐蔽设施。

二战后的美国艺术:从意识形态角度看纽约画派的公共性

纽约画派是在二战前后迅速崛起的先锋艺术群体。现代主义批评家格林伯格将纽约画派的作品视为“精英艺术”,认为它与庸俗文化和大众保持着距离。格林伯格在其核心文本《走向更新的拉奥孔》、《前卫与庸俗》和《现代主义绘画》等批评文章中发表了如下观点:在他生活的年代,形形色色的艺术作品是有高低之分的。

邹跃进:什么是当代艺术?

近几年来,美术界特别关心当代艺术的问题,几乎每一次研讨会,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也不管是讨论中国画、水墨画、还是油画,都要与当代艺术联系在一起。我认为出现这一艺术现象的重要原因,与这几年以来当代艺术在艺术市场上持续火爆,价格连创新高,神话频传有关。有人甚至据此推断世界艺术的中心正在从纽约向北京转移。在北京,大望京已经与宋庄一起,形成一东一西两个最重要的当代艺术生产、展示和出售的基地。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说,中国、中国当代艺术、中国当代艺术家的身份已经同时拥有了文化资本和经济资本的价值。

管怀宾:装置艺术的系谱(下)

装置艺术自出现以来,便以它不同于绘画、雕塑,也区别于建筑样式的独特艺术形态和终极定义,向人们提供了一个宽泛复杂的实践领域。在过去的三十年里,装置艺术在中国的登陆传播、衍生发展、演绎蜕变,基本上对应并浓缩了整个20世纪80 年代后期以来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进程,并引起世人的广泛关注。当然,就装置艺术在中国的传播发展而言,就像当代消费文化在中国的遭遇一样,在很多的领域与场合,它已经成为一种被贬义后的挪用。尽管一些有眼力和远识的批评家、艺术家们力图拓展并且改写装置这一概念的本质含义,为它注入了新的活力,也开始有意识地关注装置艺术的形成背景和它的本质含义。

管怀宾:装置艺术的系谱(上)

装置艺术自出现以来,便以它不同于绘画、雕塑,也区别于建筑样式的独特艺术形态和终极定义,向人们提供了一个宽泛复杂的实践领域。在过去的三十年里,装置艺术在中国的登陆传播、衍生发展、演绎蜕变,基本上对应并浓缩了整个20世纪80 年代后期以来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进程,并引起世人的广泛关注。当然,就装置艺术在中国的传播发展而言,就像当代消费文化在中国的遭遇一样,在很多的领域与场合,它已经成为一种被贬义后的挪用。尽管一些有眼力和远识的批评家、艺术家们力图拓展并且改写装置这一概念的本质含义,为它注入了新的活力,也开始有意识地关注装置艺术的形成背景和它的本质含义。

林存真,将传统赋予新生

在她的眼里,古往今来设计手法与技术的发展可能天差地别,然而在精神气质上却往往呈现出一种超时空的并行不悖。

“威双”中国馆,用技术构建中国农村的未来

中国的乡村是一个开放的、有各种可能性和机会的场域。

艺术批评的写作

艺术批评具有不同的学术层面,最前沿的是批评实践,即批评家运用各种批评方法对作品做出具体的鉴赏、分析、判断与表述。第二个学术层面即批评的批评,它探讨批评的时代背景、文化空间,批评家的知识结构、学理背景、批评标准、艺术规范和方法论原理,乃至批评家的人格魅力和职业道德。

朱青生:批评的际遇与反省

中国现代艺术档案1986年建立至今20年,真正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作为学术档案,我们在这种翻覆之外,依旧研究历史,调查现象,出版艺术年鉴。品鉴天下,昭示古今。正如年鉴编撰共同负责人巫鸿教授所说:“目前当代艺术市场的变化,不是我们的问题,那是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的专业,而我们从事艺术史。”

德国绘画回望——从浪漫主义画派到格哈德·里希特

弗里德里希被公认为19世纪德国浪漫主义绘画艺术的先驱,尤其是在德国艺术史历程中,继文艺复兴时期的丢勒、荷尔拜因、格吕内瓦尔德、克拉纳赫、阿尔特多费尔等艺术家之后,他成为在19世纪德国浪漫主义的代表性人物而载入世界美术史。浪漫主义艺术作为一个艺术思潮,在19世纪艺坛居主流位置。

艺术批评的四个层次

广义的批评是无处不在的,在谈话、行文中,只要涉及对作品的陈述,就包含着对作品的感受、评价,以及对它在艺术史上的位置的判断。

中国画的笔墨需要修炼

文人画的艺术特色有着深厚的中华传统文化基础。到了清末,因清朝政府的衰落而通过学习西方以图谋振兴。20世纪初,中国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与衣食住行相关的所有都开始发生了变化,绘画也随之开始了变革,与之相应的是传统的以文人画为代表的水墨画,为了区别外来的洋画,或为了表示自己独立的存在以及代表国家的性质与意义,又有了“国画”的称谓。

抽象艺术与中国当代艺术经验——艺术史的社会学批评

中国的现代艺术运动是在没有现代性生产和现代生活,以及与之相适应的意识形态的条件下进行的,在没有本土现代性资源的条件下追求艺术的现代化,必定出现西方现代艺术的“拜物教”。对于一个封闭、落后和贫困的中国来说,西方现代艺术不只是指示着先进的艺术样式,更重要的是指示着发达的经济社会和现代生活的价值座标。新潮美术尽管在形式上模仿西方现代艺术,没有更新的创造,但具有特定的合理性和合法性。模仿不是新潮美术的终极目标,而是以文化的客体(西方现代艺术)代替了自然的客体(批判现实主义),所要实现的是人的解放与自由,塑造现代人格的浪漫主义理想或虚构,内在的动力则是对于现代化的诉求。几乎在整个80年代这一诉求都在连绵不断地发生。

朱振庚:谈艺录

中国现代艺术必居国际之位置而非以西方化之心态迎之,现代感不是西方化。

罗杰·弗莱:印象主义的哲学

无论是出于宣传还是出于其自身的优点,当“印象主义”一词广为流传时,被模糊地概括在这个词当中的诸观念无疑也“不胫而走”了。人们不再问一个艺术家,他画得漂亮吗?而是问,他是一个印象派画家吗?对它的猛烈攻击只会表明,这是一个过分强大的艺术运动。很难用忽略来扼杀它。

意造无法——宋元花鸟画美学拾趣

纵观宋元四百年之种种文艺,我们看到审美走向“意造无法”是一场全领域的艺术创新风潮。在突破汉唐成法的创新之路上,最早迈开步子的并不是文人独擅的诗词歌赋,反而是较少受道统拘束的绘画。而千年之后的我们,则可以从当时花鸟画的变迁中略略窥出中国传统审美由谨严重法向意造无法迈进的脚步。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2018公共艺术展轮番上演 换汤不换药?
今年以来,以公共艺术为主题的展览、艺术节、论坛、作品征集活动在全国多地上演,频频进入公众视野。有人认为,公共艺术在众多艺术门类中是当前乡村、城市转型的最有力抓手;也有人质疑目前大多数公共艺术活动属新瓶装旧酒,形式内涵大同小异,对此,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