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葳:卢沉的西方观和现代观

在卢沉的艺术和艺术思想中,最引人思考的是中国画的现代化以及对西方艺术的看法。与卢沉这个美术史案例相比,其他很多艺术家同样也有通过引进西方艺术来改造中国画,以使中国画走向现代的目的。

食物作为艺术的定位:当代西方美学界对味觉、嗅觉问题的论争

西方传统哲学反对味觉、嗅觉的审美性以及食物的艺术性,其理由是,味觉、嗅觉不同于视听感觉,食物是否具有艺术的形式性、时间性、审美性、非功利性等特质存在疑问。库恩认为,如果食物要被视为艺术,它就需要一个语境,其中,审美的有意义的经验能够来自日常生活。四、食物艺术:一种次要的艺术形式西方传统哲学反对味觉和嗅觉的审美性的理由,是将味觉和嗅觉看作是基本的、身体性的、非人的、动物性的、粗鲁的低级愉悦。

奇观与震惊:装置艺术中的竞争逻辑

“奇观”理论的提出与20世纪60年代西方消费时代的到来有着直接的关系。消费时代不仅意味着物的空前积聚,而且意味着一种前所未见的消费文化的形成。

施林·奈沙特:艺术是我们的武器

伊朗女艺术家施林·奈沙特(Shirin Neshat,1957-)是一位流亡者,她居住在纽约,但其所有作品几乎都与苦难深重的祖国有关。

第二次的原色:新前卫的范式重复

比格尔对新前卫的讨论没有考虑到六十年代末和七十年代初的那些艺术实践(他的著作于1974年在德国首次出版),而这些艺术实践激进地批判了“前卫艺术的体制化”,比如,艺术家马塞尔·布达埃尔、丹尼尔·布伦、汉斯·哈克等艺术家的作品。而且,我还想探讨的是:是否正好是这种重复的过程,构成了新前卫艺术生产的特定的历史“意义”和“本真性”。[6]我们不能完全否认,激发罗德琴科的声明的,仍然是一种反资产阶级的、未来主义式震惊价值的残余,但即便如此,罗德琴科这一现代主义批判策略,很明显是对艺术生产的“祛魅”,在这个例子中,就是通过废除将意义赋予色彩的传统模式来达到的,让色彩回归纯然的物质性。

刘斯奋:且说文人画

大英博物馆:中国文物的来龙去脉

通过从Oxustreasure购入著名的中亚古代金饰艺术珍品,购买英国收藏家AlexanderCunningham藏品(Cunningham曾在印度担任工程师,后成为印度考古与艺术专家),从印度古董商人手中购买,福兰克斯建立起包括中国、日本在内的丰富瓷器收藏。奥斯卡拉斐尔(OscarCharlesRaphael1874-1941)对中国古代文化的热爱和收藏从少年开始,“卡尔贝克辛迪加”股东,一度担任东方陶瓷学会主席,成为中国艺术的重要收藏家和鉴赏家,此外他还收藏古波斯艺术品和日本艺术品。乔治尤摩弗帕勒斯(GeorgeEumorfopoulos1863-1939),银行家和企业家,早年收藏欧洲艺术,后集中收藏中国早期文物,“卡尔贝克辛迪加”股东。

马戈利斯:丹托论丹托的艺术哲学

20世纪80年代,阿瑟·丹托将关于艺术品本质的难题与涉及绘画的相对晚近的艺术运动作了一个出色的关联。毫无疑问,这成为了自《哲学对艺术的剥夺》(The Philosophical Disenfranchisement of Art)(1986)的出版至本综述之间长达20余年间分析美学中最有争议的论题之一。

一个艺博会的展位该如何做才能脱颖而出?

画廊参与艺术博览会的压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那么,重要的是要让出席艺博会的访客知道画廊的存在,这样才能确保他们的投资得到充分利用。毕竟如果别人不知道你的存在,你即使努力去展示效果也不意味着什么。

扎哈·哈迪德:“建筑界女魔头”

2004年3月,被誉为建筑界诺贝尔奖的普利茨克建筑奖创立25年以来,第一次颁给一位女性建筑师,她就是有“建筑界女魔头”之称的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1950~2016)。扎哈是当代世界建筑界几乎独一无二的如此成功、如此强势又充满争议的女建筑师。

近现代绘画里的金石趣味

中国绘画和书法的思潮转变绕不开金石,绕不开金石的审美趣味,其雄强、刚健、粗犷、质朴、苍浑的美学特点,引入到绘画艺术之后,呈现了沧桑的历史感,与“慎终追远”的中国文化相契合。金石趣味是中国艺术的独到之美,近现代中国画家们以金石趣味入画,做出了积极的有意义的艺术探索,而古拙之美、古意之美、古雅之美就是这些金石趣味绘画的集中审美体现,它们代表了晚近以来中国画独到的高超艺术成就。

当代语境下的玻璃艺术

回溯西方现代艺术史,我们可以发现,现代艺术中新媒介的运用一直以来都存在两种倾向:一种是淡化技术媒介(手段)的运用,注重艺术观念的生成与表达来证明自我前卫性,如杜尚、博依斯的艺术创作。艺术的历史从特定的角度看也可理解为物质材料史,就其存在的方式而言是具体的,就其承载及延伸的观念精神,则表现为抽象的。当然,上述两种倾向并非完全对立的观点、抑或绝对的独立现象,而是包容于当代艺术新媒介运用的具体历史之中,只是各有侧重而已。

释放人性的温情:贝尔特·摩里索的绘画

在西方现代艺术史教学中,谈到印象主义对色彩和空间关系的双重变革时,也会选择从未参加过印象主义展览的爱德华·马奈的作品作为例证,因为他的创作是这种变革中的重要一环。摩里索是一位坚定的印象主义画家,她参加了八届印象主义展览中的七次,但与那些当初不受待见的印象主义者“厮混”在一起前,她已经连续几年入选官方主办的沙龙展并受到普遍好评。与同时代的其他印象主义画家一样,摩里索的创作也受到摄影技术和日本浮世绘的影响,但她在“抓拍”、撷取瞬间片段时,却并未完全停留在事物的表象,其作品自然而然流露出的人性温情,不但赢得了严苛的艺术批评家的赞誉,也受到了注重形式语言革新的印象主义同道的一致尊重。

杨大伟:回到艺术批评本身

艺术批评应该是一种诚实的表达。否则,过度纠缠批评姿态的艺术批评观不可能从根本上克服中国当代艺术批评的危机。再有一种批评者喜欢惊人之语、好用偏激态度来评介对象,有时甚至用民粹的、粗俗的言论。

你如何用手来暗示整个世界?——澳洲摄影家Bill Henson专访

澳洲摄影家比尔·亨森(Bill Henson):寂静的追寻人,“正义”的逃避者,艺术家渴望摄影的情感力量。

浅论解剖正确与美感塑造

掌握解剖规律不但可以帮助我们由表及里地观察、认识、表现对象,画出对象的本质特点,而且解剖规律掌握得越熟练,作品的形式美感相应地也会越强。因为多样(对立)统一规律是形式规律的总原则,所以本文重点谈解剖规律和多样(对立)统一规律之关系。

跨文化语境中的观看与认知——美国汉学之李公麟研究中的观念与方法(下)

在对人、世界和艺术对象的基本关系的预设中,个体与作品的相关性或不相关性是一大重要方面。班宗华如此评价李公麟在这方面的开创性:在奉承与荣耀权势之外,艺术获得了批评、拒绝、劝诫和颠覆的功能。

跨文化语境中的观看与认知——美国汉学之李公麟研究中的观念与方法(上)

审美经验与主体的其他经验的这种连续性,以及主体身份对审美的介入,在美国汉学家对中国艺术的论述中并非一个全然陌生的话题。高居翰的两点概括正包含了西方传统美学方法与中国文人审美传统之间的那种复杂的张力。

翟晶:后殖民视域下的当代艺术——霍米·巴巴对艺术批评的介入

从“之外”,从一个居间的地方来观看这个世界,颠覆固有的身份,强调意义的可变性,用日常生活的琐碎情节来介入社会叙事的宏大空间,这既是后殖民理论所能提供给当代艺术的策略,也是当代艺术所能提供给后殖民理论的鲜活文本。也许正因为如此,巴巴才会如此关注并反复讨论当代艺术。

赵力:追求价值与机制创新

各项数据指标已经证明中国艺术品市场在全球的目前地位,以及这一地位是稳定而持续的。而就2017年的具体数据而言,中国艺术品拍卖业也处于一个适度偏好的阶段,并表明中国艺术拍卖业已经从规模发展逐渐转向质量发展的新阶段。
1  2  3  4  5  6  7  8  9  10  


话题

对“洋奖”趋之若鹜的背后?
近日有学者指出,被国人趋之若鹜的众多国际艺术、设计奖实是商业机构的盈利行为,引起舆论哗然。有人认为,近些年中国艺术、设计的进步是事实,已不需要 “洋奖”承认;也有声音指出,中国的文艺创作需要与国际接轨,“洋奖”背后是本土力量国际化的体现,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