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命运这样对你,该如何抗争?

时间:2017-12-27 17:54:02 | 来源:色影无忌

摄影>作品分享>

许多出国旅游的小伙伴反映,外国的残疾人比国内多得多。平时街上行走的自不用说,一些体力型的工作岗位上也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社会给予弱势群体的关爱和保障体现在种种细节上,比如公共场合都有无障碍设施;电梯乘客会为轮椅使用者主动让出位置;如果没有相关证明占用了残疾人专用停车位,还会被狠狠罚一笔款。

CorpoReality Sophie Klafter

美国摄影师索菲·克拉夫特(Sophie Klafter),就是一个拒绝被“不完美”身体束缚住的人。患有腓骨肌萎缩症(Charcot–Marie–Tooth disease)的她,从小就因自己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而深感痛苦。

Self Portraits Sophie Klafter

摄影这种直接的媒介,让索菲得以从另一个角度看待周围的一切。她意识到自己就是摄影的完美主题。18岁时她开始创作自拍肖像作为治疗日记。

“在这些图像中,我反思着我的自我控制,不安全感,以及创造理想身体的愿望。通过摄影,我能够拥抱自己所拥有的,而非我所缺失的。”

Self Portraits Sophie Klafter

索菲透过网络以及联络医疗机构、康复中心、支持团体等,找到愿意让她拍摄的残障人士,并深入了解每人的背景与心境,集结成摄影系列《有形的现实》(CorpoReality)。

随着时间的推移,索菲明白,这个摄影项目可以创造出世界上最“有力”的残疾人肖像,也可以通过展示他们坚持不懈的人生故事,让更多人了解残疾人的世界。

CorpoReality Sophie Klafter

她说:“每一位被我拍摄的身障者,往往面临到人生中的极端挑战,许多例子让我热泪盈眶。但是,他们都找到超越消极负面,继续前进的方法。我可以肯定,他们是我所见过最惊人、最美丽的人。”

索菲的父亲Jeff同为腓骨肌萎缩症患者。Jeff是一位拥有数学和工程学位的律师,并以成为三个孩子的父亲为荣。

CorpoReality Sophie Klafter

Steve是一个先天患有肌营养不良症的喜剧演员。他正在拍一部新的网剧《Uplifting Dystrophy》。

CorpoReality Sophie Klafter

Justin和双亲与两位兄弟一样,天生患有白化病。他目前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工作,并发展模特儿事业。

CorpoReality Sophie Klafter

Josh天生重度听障,他是一位热爱足球、篮球、电玩、料理和阅读的学生。长大后他想当大厨,多亏人工耳蜗植入手术,他现在可以听到声音。

CorpoReality Sophie Klafter

Heather天生患有舞蹈手足徐动症脑性麻痺,导致她无法说话。她目前是主修社会工作的大三学生,兴趣多样,包括写作、插画、游泳和骑马。借由语音装置辅助,她能与他人沟通。

CorpoReality Sophie Klafter

I-ge遭受了L3脊髓损伤,他相信一切的发生皆是命定、无可避免。

CorpoReality Sophie Klafter

十多年前,Chloe出车祸而伤到脊髓。她是一位多媒体艺术家,即将在佛蒙特艺术中心驻馆参展。她是2014年帕拉攀登世界锦标赛金牌得主,有了新的双腿固定器,她希望自己能在佛蒙特健行,并到西部攀岩。她也喜欢挑战攀冰。

CorpoReality Sophie Klafter

Samantha出生于委内瑞拉,她是一位患淋巴水肿的大学生。拉小提琴和唱歌剧的时候,她会表现出丰富的感情与自信。

CorpoReality Sophie Klafter

Geri天生骨畸形性发育不良,她是身障意识的倡导者和发言人。

CorpoReality Sophie Klafter

得知自己继承BRCA2基因之后,Sarah选择了切除双乳的预防性手术,她的一对新乳房由身体其他部位的皮肤和脂肪转移并重建。她是一位无所畏惧的跳伞员,也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CorpoReality Sophie Klafter

Ronda在20多岁时失明,她是一名心理分析师,现于曼哈顿执业。她还拥有音乐硕士学位,有资格以钢琴师身份在音乐会上演奏。

CorpoReality Sophie Klafter

小有名气的轮椅背包客詹姆斯·巴拉迪,从2014年开始全球旅行。当他来到中国的时候,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因为中国的无障碍设施缺乏得让人难以想象,许多新建的楼房,都没有人想到多用点水泥建个残疾人专用坡道。

詹姆斯说,在街上也很少看到残障人士,恐怕也是因为在城市中实在太不方便的缘故。欧美国家的残疾人未必就比中国多,但是他们不是憋在家里,而是都走在大街上,在你我身边,所以显得很常见。

CorpoReality Sophie Klafter

身残志坚的人令我们敬佩。但是在很多情况下,仅有“志”仍然无济于事——需要整个社会和每个人,在精神上、物质上、法律上提供帮助并进行改善。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