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来,他依旧是那个唯一

时间:2018-09-05 16:44:48 | 来源:色影无忌

摄影>作品分享>

“我离开了小村和童年的记忆,但它们永远都在我的脑海里。我总是想起自己的叔叔、阿姨、侄子和伙伴们。我从未停止想念自己的出生地,但却离它越来越远。”

Chinatown 张乾琦

提起张乾琦(Chien-Chi Chang),人们首先想起的,是“玛格南图片社中唯一的华裔摄影师”。到现在,他依旧是那个唯一。

Jet Lag 张乾琦

张乾琦1961年出生于台中县乌日乡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十岁那年,他的父亲决定举家搬往台中市。后来,他去了台北上大学,又远赴印第安那大学读硕士,并移民美国。

Chinatown 张乾琦

童年离开家乡和亲人及后来的移民经历,使得张乾琦一生都在思索人与人之间联系与分离的关系,这也成为他绝大多数作品的主题。

Chinatown 张乾琦

布加勒斯特,罗马尼亚,1999 张乾琦

金奈,印度,2015 张乾琦

在摄影系列《锁链》(The Chain)中,张乾琦深入探讨了这一主题。《锁链》是一部精神病人的肖像集。

在高雄县路竹乡的龙发堂,七百多位精神病患遭受着非人道、不公平的待遇。把病情较重者用“感情链”和病情较轻者拴在一起,这就是他们的治疗方法。照片中大部分人都试图逃离锁链另一端的人,但却无法摆脱锁链的束缚。

The Chain 张乾琦

《锁链》以真人大小的尺寸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2001)和圣保罗双年展(2002),一经展出立即获得了轰动。这个作品集中所表达的人的关系,其实也与张乾琦对婚姻的看法不谋而合。

The Chain 张乾琦

他在另外两部摄影集中再次阐述了这一观点:描述台湾新婚夫妇貌合神离的《我愿意》(I do I do I do)和记录越南买卖新娘现状的《双喜》(Double Happiness)。

I Do I Do I Do 张乾琦

Double Happiness 张乾琦

非法移民的生活是张乾琦关注的另一个主题,同时这也是对家庭和文化纽带及身体上的分离的关注的延伸。自1992年开始,他将镜头对准了纽约唐人街里的非法移民。他们离开福建农村老家的亲人,在美国独自艰苦生活。

Chinatown 张乾琦

1999年,张乾琦以《唐人街》项目获得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2008年,这组作品在新加坡国家博物馆为张乾琦举办的半生职业回顾展“Doubleness”上展出。

Chinatown 张乾琦

2010年,以朝鲜偷渡者为主人公的纪实摄影集《逃离朝鲜》(Escape From North Korea)。

Escape From North Korea 张乾琦

“人与人之间的分离与聚合”是张乾琦一直以来探索的主题。但是,在他的新作《时差》(Jet Lag)中,很少再有“人”出现在画面中,多数是开阔空荡的镜头。

Jet Lag 张乾琦

相对于张乾琦那些获得过大奖的厚重纪实作品,《时差》中的影像画面更为生活化,画面简练,构成感十足。

Jet Lag 张乾琦

《时差》中的影像几乎都是在世界各地的酒店和机场中拍摄完成的。随着女儿和儿子的诞生,对于常常外出工作的张乾琦来说,“时差”成了他与家庭、国家、时间和地球的特殊联系。

Jet Lag 张乾琦

分明是生活在人群中,但看上去却又离人群很远。当观者看到照片时,更像是站在张乾琦的位置上,主观地再观看这个新世界。

Jet Lag 张乾琦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