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视频播放位置

 For English version, please click here

  在漆树的树皮上划一个口子,把贝壳插在树上,一滴一滴像眼泪一样流下来的天然汁液就是大漆。此时的漆液呈乳白色,逐渐氧化,很快颜色就变暗了。

  漆之为用,在中国从新石器时代的河姆渡文化至今已有七千多年的历史。古人认为漆“坚牢其质,光彩其文”,用漆作涂料,有耐潮、耐高温、耐腐蚀的特点,又可以配制出不同色泽,光彩照人。如出土于战国楚墓的漆器,以朱画其内,墨染其外,木胎早已腐朽但漆衣却完好如初,仿佛与时间同存。漆的文化内核,是内敛含蓄、温和古朴、厚重而又经久不衰,纯粹中有万千变化,简单中可包罗万象。

  郭沫若曾题诗道:“漆从西蜀来,胎自福州脱。精巧叹加工,玲珑生万物。”福州脱胎漆器作为漆器的一种,以泥土、石膏等塑成胎胚,用夏布或绸布在胚胎上逐层裱褙,然后待阴干后脱去原胎,留下漆布雏形。再用由瓦砾粉碎成的粗灰、中灰和细灰与生漆调和为漆灰,作填充物用以上灰底。经过反复髹漆,以时日的层层累积来抗衡时光的消逝。最后用砂纸打磨,再进行水磨推光,以达到漆器的最佳效果。

  在传统媒材中找寻当代的意义和表现上的自由性,是对今天漆艺人的挑战。当代艺术家们用漆回归文脉,赋予大漆本来的质朴单纯,尝试着把传统技艺及其所蕴含的文化精神转化为当代艺术形态的各种可能性,在经年累月的髹饰和磨砺的过程中,找到了一条连接古今并指向未来的路径。

何以中国——不朽漆艺

漆的文化内核,是内敛含蓄、温和古朴、厚重而又经久不衰,纯粹中有万千变化,简单中可包罗万象...

何以中国——文人花事

直到现在,传统插花依然装点着人们的生活,美化着人们的心灵。

何以中国——以木为器

家具从古至今都与每一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体现着起居方式的转变,承载着文人的审美意趣,反映着“器以载道”的文化内涵和精神追求。

何以中国——陶的生命

“泥沙入手经抟埴,光色便与寻常殊”。一捧泥土,以手捏塑,和泥、捏造、入窑、淬炼、成器,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演化出万千姿态,这就是陶器,中国最古老的工艺品之一。

何以中国——华灯初上

花灯也叫灯彩、灯笼,多用竹、木或金属扎制灯架,再裱糊上纸或绢,外表常装饰吉祥图案,配以剪纸、书画、诗词等装饰制作而成。花灯兼具生活日用、祭祀民俗、审美艺术等多种功能。花灯在千年的岁月里,照亮黑夜,照亮人心。
1  2  3  


简 介

专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