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尚谊青年艺术奖访谈 | 陈散吟:山水悦心,笔墨化境

时间:2017-12-12 | 片长: | 来源:艺术中国

视频>

陈散吟,1986年出生于北京,本科及研究生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师从何加林先生,博士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师从卢禹舜先生。2017年,凭借中国画《在那遥远的地方》获得靳尚谊艺术基金会青年艺术奖。

《春茶》129×200cm 2011年

艺术中国:首先想问,作为一个北京出生的孩子,怎么想到去杭州去上学?

陈散吟:这得从我小时候学画画的经历说起。因为我的爸爸也是画画的,在我小的时候学画画时,他管得非常严。当我画的不好时,他就严厉的批评我,所以我不太愿意在他身边画画。这样,我在考美院的时候就想离开北京,同时为了锻炼自己独立生活的能力,就选择了杭州。因为中国美院在传统中国画上是非常完备的,它的教学系统和大纲从潘天寿、陆俨少起就已经确定,它非常注重传统的临摹,四年的本科学习差不多有三年都是在临摹中度过的。

《塬上人家》180×180cm 2013年

艺术中国:杭州的风物环境对您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陈散吟:作为北京的孩子肯定是喜欢一些时尚的东西,比如上高中的时候也听流行音乐CD、玩电子游戏等。但是进入到国美这个氛围之后,我发现渐渐地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了,开始喜欢听古琴、养兰花、喝茶,进入到这样的一种生活状态,我觉得这对我的改变非常大。整个中国美院的人文地理环境在全国高校当中是一流的,它的马路对面就是西湖,走路过去不超过十分钟。同学们平时下课之后,就三三两两,拿着保温瓶和茶杯,就在西湖边上一坐,一边赏西湖,一边喝茶聊天,现在回忆起来也非常惬意。

艺术中国:这种生活状态和学习山水画之间产生了怎样的联系?

陈散吟:山水画作为一种中国传统的艺术,跟杭州的人文环境能够契合的非常好。现在北京再去找自然人文的环境,已经很难再找到了。在大都市里,面对的都是高楼大厦,与中国最传统的宋代山水已经找不到精神上的契合点。从外边回来再面对中国传统画的感觉需要转换一下,但在杭州就不用,眼前就是湖光山色,让自己的心情非常放松,回到教室马上就能进入到一种临摹的状态,并且杭州也是南宋的首都,有一种文化上的承接联系,所以能更快的进入到一种学习状态。

可吟书屋 136×68cm 2015年 

艺术中国:您如何与南方的山水结合,探索自己的个人风格?

陈散吟:整个杭州的气氛,是追求一种空灵的感觉,所以艺术家绘画的风格也是整个画面透出的水气非常多,显得非常的润和厚,也是我自身非常喜欢的风格。

艺术中国:面对宋元明清历代大师,我们今天应该怎么画山水画,是否有一些困惑?

陈散吟:我认为山水画不要给自己太早的下定义:我要怎么画。我觉得就是一步一步地,来表达自己的心境。面对当下生活的喧噪,山水画能给人一种精神上的愉悦,能让心情放松,在这种都市的生活环境背景下能够给你一种向往自然的心灵享受,这就足够了。画画的时候不要压力特别大,老想到创新。我觉得这种东西是自然而然的,你在学习前人笔墨的时候,或者在自己画的时候,这本身就是一种创新的经历。因为你不可能画的跟古人一模一样。如果你要是画的跟古人的笔法、程式都一模一样的话,那我想这应该是一个在故宫里著名的修复古画的大师了。任何人画画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带出一些自己对笔墨的理解和对当下审美的自己的理解。

石梁春淡暖风亲  220×96cm  2014年

艺术中国:你怎么理解笔墨呢?

陈散吟:我觉得笔墨不光是说画面中的用笔、用墨,墨分五色,线条的平、留、圆、重、变,这些只是笔墨比较具体的呈现,还要表现出自己的文化修养和对中国文化的理解,这是更为重要的。当然你要通过前面的笔墨结构和质量表现出来,把内心承载的信息和对山水画的理解表达给观众,这些也算是广泛地对笔墨的理解。

艺术中国:今年获得靳尚谊青年艺术奖的感受是什么?

陈散吟:收到靳尚谊基金会获奖信息的时候,感觉还是非常兴奋的,因为当下关注年轻人的官方展览并不是很多,大多都是跟一些大家一块参加展览,这对于青年人来说竞争会非常的激烈,所以有一项专门给年轻人设立的大型展览,我认为对年轻人是一种更好的激励。

艺术家拍摄的青海坎布拉风景照片

艺术中国:给我们聊一下获奖作品《在那遥远的地方》的创作过程吧?

陈散吟:这张作品源自我读研究生时在青海坎布拉写生的一次经历。当时是一个当地画家,推荐我们到坎布拉方。当车还没有开到我们要去的目的地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对面我们要去的山上,阳光是逆着打过来,所以它的建筑和山后面都好像带着一层光一样,这种景观非常震惊到我,所以当时我就下车画了一些速写、拍了一些照片,把自己的这种心情记录下来。然后回来根据写生,画了一张比较大的创作,把当时的心情和心境表达出来。

在那遥远的地方180×180cm 2015年

艺术中国:在您看来,现代人观看、表现山水的方式和古人有何不同?

陈散吟:传统的山水画一般分为前景、中景和远景,也就是《林泉高致》中说的三远。但是我认为这种图式虽然很经典,但是面对我们当下丰富的笔墨结构、山水组成结构,已经不能非常完备地表现当代对于山水画的理解。所以我的这次作品更多的是把写生的一些实景作为写生的素材来表现,但是当中也包含着中国传统山水画构图的一些元素,比如说深远。深远就是这张画从近景顺着一条小溪、一条河慢慢的穿越到画面的深处,一直隐藏在云雾里面。其实这也是对于传统山水画的一种自己的理解。

现在受到中西文化交流的碰撞非常的多,所以大家的思维和眼界比前人更为开阔了,所以我认为不要把中国画固化为一种样式,不要过早地对中国画下定义,因为所有的东西都是为画面服务的,都是为了表达对山水的理解、对当下生活的理解,包括笔墨语言都是为整个画面服务的。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相关文章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