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的油画风格

时间:2016-01-12 23:46:29 | 来源:艺术中国

艺术家>

绘画艺术是视觉艺术,一幅作品让人乍然留神,其艺术力量往往来自作品独特、醒目的形式所产生的强刺激,而非内容本身。倘若观众难在某件作品前住步玩味、我们不能苛求他们不同情创造者的甘苦,除非画家自己找到了绝妙的形式又能通过这形式生动地传达出来某种精神内核,观众才会因感动而开始思索。

四川美术学院青年油画家张杰,在长期对油画语言的探索研究中不仅确立了自己的艺术座标,而且开始形成了自己独具个性的油画艺术风格。

看张杰的油画,你会被他作品中那些斑斓闪烁的色块、朦胧迷离的书面、虚幻飘渺的形象、深邃淡远的意境所陶醉,会为那画面上幽远空灵、流转飞旋的韵律和隐隐律动的生命而惊喜。然后你会觉得要概括、评说他的作品,首先感到的是语言的困惑。

无论是那些充满蓬勃生机、松驰鲜活、淡远清新、流动飘逸、乡土味、抒情性极强的作品,抑或是那些凝重深沉、苍凉感、生命感与理性精神极强的作品,都无一渗透着画家的主体精神与生命意识,无一不是画家自身人格精神的移植与外化。前者强调人与自然的融合渗透,无论设色与构图都旨在表达人与自然热烈而全面的对话。二者在画面中被画家处理得浑然一体、难分难解,这类作品蕴含着画家积极的人生观,洋溢着画家对生活的激情与欢乐。

《白云》中那流动的白云与少数民族姑娘飘飞的长发、衣裙浑然相融、已难分天上人间、仙女村姑。画面洋溢着一种淡远浪漫的生活情怀,妙在不言之中。《石海》中布满画面的石林肌理和以同样色肌理使隐匿其间的少女的身影在石林间呈现似是而非的效果。弱化人形、强化石林使人境互化、渗透,似有若无,让人感到画上的一色一形都无处不是跳动的情感、生命与灵性。再看那阳光晖染大地、天地万物混沌空朦的《阳光下的羊子》以及《天地之间》、《遥远的星》等一系列作品,构成了张杰油画风格中的抒情基调。

而他的后一类作品则多表现为对形而上的生命本质的哲理表达,折射出现代人的躁动与惶惑:矛盾、压抑与张扬的宣泄。获省优秀大奖的作品《吻》和赴南斯拉夫参加“中国现代艺术展”的《呼唤》最具代表性。面对死寂、苍凉、悲壮的荒原与沙漠、人性原始的裸露、呼嚎、恐惧心理被推向极致。画面飞旋一种沧桑感、悲壮感。《吻》则将人类对大地的热爱渲染得淋漓尽致。透过这两幅画面,我们看到的是生命在苍穹间原始的挣扎、呼唤和吻便在这挣扎中获得瞬间的愉快。与此同类主题的还有《静态》、《熔岩》等。这类作品凝重、深沉、博大,具有极高的哲学内涵。

张杰的每幅作品,他都能准确地找到与之相应的形式构成,都能恰到好处地营造出表达画家艺术精神的氛围。

精彩的是,近年来他创作的众多作品,尽管题材迥异,然而这些作品都有一种共同的总体风格。即画面都呈现出由同一色象构成的斑驳、闪烁、厚重、粗朴的色块,画家将形象裹夹在那些闪烁、跳跃的色块中,使光与色本身成为了画面的构成部分。形成融于其间便造成一种时隐时现,忽明忽暗,不甚明晰,却又能心领神会的艺术效果。这种手法又因题材有别而各有处理上的轻重淡浓。每件作品的手法不尽相同,而所有作品的大效果又有异曲同工之妙。张杰的这一发现与潜心实践,使他的作品获得了独特的艺术奇观:总体画面大多呈混沌、朦胧、闪烁状,明暗对比形成光色的虚差,出现幽远、深邃、多层次的空间感。色块虽然迷朦、跳跃,但因色象单纯、众多色块的色象大致相同,因而画面显得繁而不乱,满而有序。乍看是一片片动、静态相间、冷热粉呈的颜色涂抹,细观即见每一反复涂抹厚重的色块都无处不是律动着的生命与灵性。作品涵纳的强大的主体精神便在这离合的色光中得到淋漓尽致的流水与宣泄。

如果把上述这两类作品用哲理与抒情来概括其精神基调,《火种》、《热血》、《黑白世界》等类作品则传达出一个画家的责任感。艺术对于自身是一种生命方式,而对于社会则是一种责任方式。不管画家是否意识到这一点,责任方式是不可避免的。作品一经问世,便可能对社会产生或积极或消极的影响。

近期创作并获优秀大奖的作品《黑白世界――纪念新兴版画之父鲁迅先生》,作者没有停留在一般的写实油画的技法上,而是用一种崭新的油画语言突破了写实油画语言的范围。作品除选取油画自身的语言精髓外,且根据题材的内容,大胆营造出黑白木刻版画的肌理效果,使作品的主题与形式珠联璧合,互相升华。为了在油画中突出版画的效果,张杰弃笔用刀,在画面上反复涂抹黑白油料,在单纯的对比中,呈现木刻版画苍劲、挺拔、粗犷、奔放的力度感、硬度感和具有三维空间的浮雕感的油画效果。颜色上控制住黑白间的单纯性,只靠微妙的亮灰色的变化和多次覆盖来体现油画的厚重感。该作品一举夺取非题材契合了形式的要求,重要的是作者找到了最恰当表达特定历史背景的艺术形式,从而使作品恢宏的内涵和与之相适应的形式交相辉映,形式成为了内容的扩展和延长,于是画面便高扬着崇高的先驱感和如火似箭的新兴木刻精神!

一个刚到而立之年的青年画家便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绘画风格,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风格是什么?风格是一种气质,一种生命状态,因此,风格是无法追求的,只能听众气质的充分发挥。换言之,风格就是积淀在艺术家身上的一切素质在作品中的外化形式。张杰为创造自己油画的个人风格,走过的是一条漫长而艰辛的探索道路。

自幼便酷爱绘画的张杰,十五年前便叩开了我院附中的大门,四年的基础训练,为他未来的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附中毕业后以优秀成绩考入油画系本科,又是四个春秋的苦读生涯。八十年代初,当五光十色的“西风”吹入国门以后,张杰的艺术思维也空间活跃。他曾摹仿、追随过许多西方现代派大师的画风和技巧,结果是误入艺术探索的盲区地带,那种追随使他创作的作品怎么也脱不出西方大师的巢臼。他发现画来画去总感到画出来的作品不是从自己灵魂深处长出来的。那些作品与自己的精神、体格毫不沾边。于是他开始了痛苦而深刻的反思。他深谙油画艺术虽属舶来品,但他却是中国人,绘画的主体精神是来自画家自身。西方人的油画无疑只能长出西方人的艺术精神,倘若不加深感,一味照搬、摹仿、追随,那么创作的油画作品一定不中不西、不伦不类。生为中国人的油画家如果不能将自己的艺术精神投入到作品中去,那就只能进入艺术盲区,而中国油画家应该如何将中国传统的艺术精神与油画的表现形式缝合起来呢?这是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

自油画引进中国的一百余年来,历代画家都作不懈的努力,迄今为止,中国油画的发展亦不能说十分乐观。张杰决心寻找中西艺术精神的撞击点。八五年,张杰考取油画系研究生。三年的硕士研究生阶段,张杰走火入魔,不停地思考、学习、作画。八五年西方现代艺术新潮漫卷中国大陆,不少青年油画家被某些思潮所左右,从八五年起,中国几乎每年办一次大型的现代思潮的油画展,后来发展成为某种“行动艺术”,许多被称为先锋派的弄潮儿风起云涌、推波助澜,把京城乃至中国弄得沸沸扬扬。这里刚成为油画硕士生的张杰却保持了惊人的冷静与独立的思考,他一面倾听着时代的讯息,一面从恢宏的文化背景上去对西方艺术进行更深入广阔的探究。其间张杰悟到了自己的艺术观。他认定,中国的现代派艺术只能产生在中国,只能从中国的艺术土壤中生长出来,而决不可能靠廉价、简单的移植剪裁西方的现代派而获得。林风眠无愧为中国当代的油画大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对中国传统的艺术精神研究的博大精深。林风眠先生不是简单地学回了西方的油画形式,而是将西画的神髓与中国传统艺术精神有机地融合起来了。因此他的油画既高扬着强大的人格力量和中国艺术精神,同时又具有强烈的现代艺术精神。

张杰对西方大师们的研究,没有停留在浅层面上。凡能有助自己绘画的精华,他都决不放过。马蒂斯随意的信手拈来,印象派色彩写生的技巧体系,都使张杰在寻找自己的绘画语言时兴奋不已。他注重对色与光的研究,色彩成为了构成他艺术语言的重要元素,他的色彩厚重而富于韵味,不但起到色彩造型的作用,更富有浓重的感情色彩。采用具象手法而不局限于具象,而是调动多种手段为其作品服务。在大量的创作中,张杰不断发掘自己的油画语言,且毫不留情地抛弃那些曾经还脉脉含情过,但已不能容纳自己雷电般的激情喷涌的技巧和形式。

张杰找到了自己,但张杰又在不断地完善和否定自己。张杰的风格形成了,但张杰的风格又在不断变化。我衷心地祝愿张杰在艺术上更加成功。(文/陈美渝)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