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光的宇宙——安东尼·麦考尔的“立体光线”

时间:2018-02-22 16:58:52 | 来源:英国卫报

资讯>艺讯>

导言:2018年2月16日,安东尼·麦考尔的“立体光线”展览在韦克菲尔德(The Hepworth Wakefield)画廊开幕。以下是卫报作者乔纳森·琼斯对本次展览所写的评论文章。

当透纳遇到在这个迷幻的烟雾机器、光漩涡和夜光雾中遇到了艾萨克·牛顿和J·G·巴拉德(注1),所有这一切都导向为超现实的虚幻景观。

天空和海洋的景观逐渐融化…艺术爱好者和安东尼·麦考尔面对面的互动。摄影:国王学院/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在黑暗中,如洞穴般的空间中,放映机在黑墙上勾画出白色的强光。这些动画的草图构成了波形曲线,形成了椭圆形,然后圆圈就会坍塌,然后重新开始。同时,烟雾机器喷发出细雾,它们飘浮在眼睛的光锥细胞上继而填满了那里的几何空间,这样形成的效果被艺术家称为“立体光线”。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有趣,但当你走到那片看似立体的光线里,把你的眼睛转向投影仪时,奇怪的事情就开始发生了。那些圆形、椭圆形和三角形的光线环绕着你形成了走廊和哥特式拱桥。幽灵般的隧道和银白色的神秘漩涡,在变幻莫测的暴风雨式奇观中烟雾滚滚而来。这就像置身于透纳的一幅风景画中。这是由发光的烟雾围绕的瀑布,它展示了无边无尽的天空和海洋的远景融入在光芒灿烂的宇宙景观中。当你走出光线,它们瞬间就会消失。当你在光中移动手指,你可以用光影画画,就像把手放在流动的溪水中所看到的水流跃动的情形。

最后你忍不住进入光线里…  摄影:国王学院/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麦考尔的艺术以一种极佳的方式与观众互动,它不要求观众以一种特定的行为或强迫的反应。事实上,作品的情绪仍然是阴郁的。单调的白光显得压抑而肃穆。从外面看,他的作品显得壮观、克制甚至悲哀。然而,到最后你还是不禁想对那光一探究竟。一旦你开始探索它,就像逐渐打破了对金字塔的幻象一般,事物新的维度就会展开。

什么是光?来问问物理学家。第一位光线艺术家可能就是物理学之父——牛顿。他通过让一束阳光照射进一间暗室并通过透镜折射光线,他从白光中释放出完整的光谱。那是在1660年代,自那以后,我们知道了光具有波和粒子的双重属性,光仅仅占据了电磁波光谱中很窄的频段。麦考尔不是要证明这些理论,他似乎让我们触及到了自然界这一最基本的自然现象所蕴藏的力量。

换句话说,作为艺术家的麦考尔是一位神秘的人,一位太阳的崇拜者。他对光的敬畏令我们感到兴奋,这就类似于新石器时代的人看到冬至的阳光穿透奥克尼的梅肖韦墓室入口。然而在严肃的科学真理下,他隐藏了对光的崇拜。

火之景,1972年,摄影:由艺术家提供。

这位英国最重要的艺术家在赫普沃思的小型回顾展奇妙的并置了绘画、摄影和电影等艺术形式,展示了麦考尔近五十年对浪漫与现实,视觉与设计之间的高度关注。麦考尔以光为主题的创作历程始于上世纪70年代早期,那是一个混杂着摇滚乐、艺术和毒品的时代。在1972至1974年期间,他与未来的英国朋克乐团的成员合作,在二战废弃的机场创作了怪诞的作品“火之景”。在“火之景Ⅱ”中,身着白色制服的表演者们在黄昏时分,有条不紊地在田野里均匀地点燃盆中的火种,直到火焰在黑暗中形成严密的网格方阵,仿佛异教徒拜火的祭祀场景。J·G·巴拉德写过一篇故事涉及了这个怪异的时刻,在这种迷幻的概念艺术中,仪式和对火崇拜的狂喜感都被包含在一个几何化结构中。这是一个奇怪的、有严格约束的仪式。

1973年,麦考尔就像牛顿一样关在自己屋子里做实验。他让一束光射入室内,研究如何用尘土和烟雾让它看起来更像坚固的实体。在那段时间里,他还在美术馆里用足够多的烟雾来实现这种效果。今天,他不得不找干冰来实现这种效果。

我走回光的走廊,我很难抵御那些梦幻般光的形变。麦考尔是一位令人崇敬的科学家式的人,他精确地将映像导入到一条超现实的幻境中。当你漫步在令人心驰荡漾的光之路时,随着时间的流逝,你的感官的控制力都将慢慢消失了。

安东尼·麦考尔的“立体光线”展览将在韦克菲尔德(The Hepworth Wakefield)画廊展出至2018年7月3日。


注1:J·G·巴拉德,英国科幻作家,全名James Graham Ballard。

(文章来源:英国卫报  作者:乔纳森·琼斯 编译:刘鹏飞)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